一簾幽夢

題記:那年此時,黃埔江畔學苑畫廊,一個風度翩翩公子闖入視野, 眸鎖初見,相知竹林小徑,兩顆心沖撞媾融,我卻把他丟在那一角。 今日,懷著依稀,踏著夢瑩,去尋曾經的曾經…… 空蒙的許智政醫夜不約而至,如鉤的那枚月,隱隱約約掛在西樓芊闌上,地上的清輝遊離左右,輕輕的挽著從窗口透出的燭紅,旋轉於繁華落盡的小徑,不經意觸動斜出籬笆的寒梅枝蔓,迷離的綠莢緩緩從夢中睜開眼,伸腰舒展慵意,摘一滴甘霖送入櫻唇,潤潤休眠許久的感喉,便開始她一季的美麗。 簾內,托腮凝燭,手握一杯清茗,嫋嫋紫煙盤旋而升,順著窗欞縫隙飄遠,消失在夜的未央。留在玻璃杯內的濃汁,泛起細微的魚尾紋,四溢淡淡的清香,嗅嗅,忍不住試唇,一絲苦味含在舌尖,貪婪,閉目養神,殢繞的憂愁賦給昨日,靜坐在書桌前,那首隨機回旋的曲子安撫著曾經悲喜跌宕的心,一珠酸卓悅冒牌貨淚從眼角滑落,霎時碎了一地,不去理會,依然沉在茶茗的多味中……,人常言,品茗如品人生,我的人生不就是如此嗎? 千帆曆盡方魂醒,半載相憐見蝶情,雪月指彈雲散去,同心竹燕弄梅箏。一陣手機鈴聲響在耳邊,那端傳來上海時期室友的聲音,濃濃的秦腔依然那般親切,“雲兒,還好吧?這兩年我自己出點狀況,沒給你聯系,怎麼樣?還是自己嗎?”一連串問題讓我無從下口,她繼續著喋喋不休,而我剛平靜的心湖再次被撩起,漣漪相環,漾向朦朦朧朧的江南…… 曲廊邂逅千年,我映在你的瞳孔,走進你的密室,一弄絕唱演繹著激情燃燒的歲月。曾記否,月下攜手姍步賞梅,竹海雪域,碎落了我們一路的笑聲,你的儒雅在調皮中扭曲,睿智慧靈藏在一副無框眼鏡後面,幽默滑稽的詭秘笑彎了我的眉,笑痛了我的肚囊。假山回音壁錄下我們的海闊天空,初春二月的風如剪刀,但也被那份洋溢鈍了鋒刃,化作縷縷溫馨圍我們於中央。操場、公園、黃埔江堤、影院、草地融成愛的特寫,你的笑、你的淚、你的期待蕪爾一軸情愫符號,譜就千古絕唱。 我們相遇於異地茫茫人海,吟哦著相知走過冬、春、夏三季。半載,你把一生的愛和牽念種在我心裏,掏了心,傾了情,毫不保留淋漓了自己,可我若無其事,僅把你視為一般的老鄉好友,矜持著古典女子的風度,你那爍爍渴望的等待,在淚水中濺濕,仍心隆胸不甘翹首秋岸,希冀我驀然的嫵媚。許,你早就看穿了我的心機,外強中幹,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個性,不然,你也不會在離別之際把熱淚的話一吐為快。“造化弄人,月老讓我們相遇,僅吝嗇六個月的陽光燦爛,這太不公,太不公!”你在等,等從我內心發出的聲音,可還是讓你在失望中痛心。“今生你會追悔莫及的,你有想我的那天,若,……”你欲說還休。 短亭輕別,歸來,徹骨之念痛苦心頭。夜深人靜,你晃悠我的眼前,伸手去觸,你便消失不再。展開塵箋,心開始隱隱作痛,直到痛得淚水斷線,滴血行字,撕了再寫,又被哽咽揉皺,就這樣循環往複,直到不能呼吸才停下,最終,一封都不曾寄與你。你一定埋怨我的薄情,埋怨我寡義,別去無音,把我們共有的美好徹底腦後。你可曾知道,雲樓獨守,守老了歲月,守老了容顏,守老了你留給我的一簾幽夢。 20_223033_2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